Donger

【魔道祖师阅读体】身不由己

辰:

第四章
在陌说完之后,依然是蓝曦臣出面。
蓝曦臣:“那么请问魏无羡在哪里?我们又怎么能出去?”
陌:“他在此境之中,从某个角度来说他在经历轮回的一部分,这个我也说不清楚,但当一切都演绎完了之后,就可以出去了。”
蓝曦臣:“多谢,阁下解惑。”
陌:“谦虚了,至于含光君,江宗主,不必太过担心。没有什么能打倒他的。”
“那么接下来,大家就听一曲吧。”一个青衫之人出现。
那是?昆仑君!
陌:“你来了。”
昆仑君:“我来了。”
众人默默的表示这是一碗狗粮。
前方画面一变,显现出四个字,【同道殊途】
【路人甲:唉唉唉,听说没?魏无羡死啦!大快人心啊!
路人乙:夷陵老祖死啦?谁杀的?
路人甲:还能是谁呀?他师弟江澄大义灭亲,带着四大家族,把他老巢乱葬岗一锅给端啦!
路人乙:杀的好!走邪魔歪道,再风光无限,他也是一时的!哼,真是天道好轮回啊!】
众位修士面露尴尬之色。蓝忘机周身越加寒冷。江澄双手紧握。昆仑君,陌皆皱眉不语。
【小魏无羡:灵气也是气 怨气也是气 怨气为何不能为人所用啊
蓝启仁:你真是本末倒置 妄顾人伦
小蓝忘机:云深不知处禁酒
小魏无羡:好吧 那我不进去 站在墙上喝 不算破禁吧】
众人看着都有些不解。为何他当初要修鬼道。而知情人却在怀念那段岁月。
【小江澄:哼 把蓝忘机和蓝启仁都得罪透了 你明天等死吧 没谁给你收尸
小魏无羡:你都给我收尸这么多回了 也不差这一次】
       (终无尸可收。
          当年的云梦双杰,就自此殊途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百鬼反噬怎能不痛?只是为了所护之人罢了……)
众人看到底下的话语。有些不解。昆仑君解释道:那是其他世界,对于你们故事的评价。
而江澄紧握双手想着那句无尸可收,只为所护之人。
温宁:
生前风采有谁听闻
身后恶名竟无人争
当初穿林拂叶见识得
白衣少年胆怯几分
(温宁小天使!
   为了知遇之恩,不顾己身。
   不该死的,那些不明是非的人啊。)
众人看了一眼温宁,发现他竟然害羞了!!!
绵绵:
插科打诨风流言论
倒是涨红了脸好个天真
若是这家纹辱没身份
何妨欣然放下衣袍 知还恩
(远道思绵绵
   报恩情,脱族服
   有情有义。
   是族纹服配不上你)
绵绵向蓝忘机鞠了一躬。又到了谢
蓝忘机:“不必多礼,等他回来再说”
【金凌:眉间这点丹砂轮不着外人管教
仙中牡丹天生该骄傲
无奈独来独往剩一柄长剑桀骜
阴错阳差恩怨何时能了】
(君子如兰
   大小姐!大小姐!
   君子如兰思可追之。)
金陵:“这后面大小姐是什么鬼?!!”
蓝景仪:“哈哈哈,你看你就是大小姐吧。”
金陵:“你……”
蓝思追:“好了好了,别闹了。”
【蓝忘机:也曾,按捺心思避尘循礼教
也曾,撩动一曲杯酒醉姑苏
如何要我不在意有道是逢乱必出
云纹抹额也难禁锢】
(问灵十三载。候一不归人。
   喝你喝过的酒,受你受过的苦。种你种过的思追。
   说是天天就天天。)
众人看向蓝忘机,又被寒气逼走。
【魏无羡:也曾,随心所欲潇洒作顽徒
也曾,剥还金丹陈情太辛苦
乱葬岗上有乱骨孤身入鬼道邪途
献舍魂还何来羡慕】
(啊!!!!!羡羡羡羡羡羡羡羡羡!!!
   羡羡,不该死的!!
   羡羡,不痛不痛。
   是非由己,毁誉由人。
   陈情以自述。)
众人震惊,剖还金丹,什么!!是因为没有金丹的原因吗?那为什么要剖还金丹呢?
江澄运转灵力,木然无语。眼圈儿却发红了。
蓝忘机紧握双手。终身气度越发冷。


【蓝思追:糯米粥含口入熟悉辛味是何故
问灵布阵颇为领悟】
(种你种过的思追。
   思君之不可追。
   阿苑阿苑)
蓝景仪:“思追,这个阿苑是怎么回事儿?你……和你有什么关系?”
蓝思追笑了笑:“接下来应该会有。”
【江厌离:阿羡……我……我马上就要成亲了,过来给你看看。】
(最好的师姐。
   天底下最好的师姐。)
【蓝忘机:兄长,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……带回去,藏起来。】
(藏起来藏起来快动手
   早一点儿藏起来就好了。)
【江澄:魏无羡!你若执意要保温家的人,我便保不住你!
魏无羡:不必保我,弃了吧。】
(不要舍弃他!!!!
   他也是有理由的。
    你这样他就再也没有后路了。
    羡羡,真无奈。
    不明是非。)
【温情:对不起……还有,谢谢你。】
(啊,温情小姐姐!
  医者不自医。
  只有你们配得上这太阳纹符)
【金光瑶:大哥,为什么我当初只不过是杀了一个欺压我的修士,就要被你这样翻旧账一直翻到如今?
聂明玦:娼妓之子,无怪乎此!】
(瑶妹瑶妹!!
   如果有人好好对待瑶妹瑶妹不会这样
   娼妓之子又怎么了?!!)
【蓝涣:我们到的时候,忘机握着你的手,正在给你输送灵力。至始至终,你对他重复地都是同一个字:滚。】
(已经绝望了的羡羡啊!
   可怜的忘机
    都是他们逼的。)
【温晁:你看看这乱葬岗,活人进到这里,连人带魂,有去无回。
哼!你,也永远别想出来!】
(去死去死离羡羡远一点儿。
   羡羡羡羡羡羡羡羡羡羡羡!!!
   不要啊!
在此恭送云梦大弟子魏婴。
在此恭候夷陵老祖魏无羡大驾。)
众人震惊。他居然在乱葬岗。呆了三个月。
江澄眼泪流下。他居然在乱葬岗待了三个月。
蓝忘机震惊的看着。自责到自己为什么没有去乱葬岗寻找他。
【江厌离:阿羡——!!
江澄:姐——!
魏无羡:师姐——!
江澄:怎么回事?!你不是说你能控制住得么?!!你不是说没问题的么?!】
(他不是故意的。
   他也不想这样的。
   都是他们逼出来的。
   我们无权说原谅。
   但也希望能够再次见到那云梦双杰。)
【温宁:金公子,你冲我来,温宁绝不反抗。
蓝思追:金凌,你先把剑收一收……
金凌:是,我就是有娘生没娘养怎么样!轮得到你们来管教我?!】
(温宁小天使!
   大小姐,不怪他们的,都是被算计的!!!)
到这里,金凌看了看温宁。没有说什么。
【虞紫鸢:魏婴!你给我好好护着江澄!死也要护着他,知不知道!
江澄:阿娘,父亲还没有回来,有什么事,咱们先一起担着不行吗?!
虞紫鸢:不回来就不回来!我离了他难道还不行了吗!】
(虞夫人,他护好了。
   死也护好了)
【江澄:魏无羡!你说过将来我做家主,你做我的下属,一辈子扶持我,永远不背叛我,不背叛江家!我问你,这话都是谁说的?!凭什么,你凭什么不告诉我……】
(云梦双杰啊。
   多年的兄弟呀!)
【金光瑶:蓝曦臣,我这一生害人无数,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,天生的坏事我什么没有做过!可我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。】
(瑶妹不哭。
   瑶妹不哭。
   都怪金光善。)
【蓝涣:一宗之主名列三尊温雅天性或有诸多不忍
白玉洞箫最解得冰冷
难免至人至亲事关切问
聂明玦:盖世威名恨不得斩尽眼前宵小
戾气愈深重心愈狂躁
只缘清心唤作乱魂却无人知晓
也要长刀出鞘】
(当初的三尊啊。
   当初的结义呀!)
【温情:妙手回天一朝日落不求能幸免
炎阳烈焰再多矜傲已是灰飞烟灭】
(医者不自医。
    救人无数。未能救己。)
【江厌离:添碗莲藕排骨唤声阿羡
可有谁泪入噪眼】
(天底下最好的师姐。
   不该的,不该的。)
【江澄:纵然,禀赋不如怎甘愿认输
纵然,天地不然无处放声哭
一觉梦回莲花坞醒来往事留不住
情同手足如何宽恕】
(至亲五人,余生一人。
  当初当梦的少年郎啊。)
【金光瑶:纵然,人前人后玩弄有权术
纵然,欺世盗名如何不歹毒
不择手段出身误机关算尽太孤独
谁有知我真正面目】
(瑶妹瑶妹。
雪落泽芜空朔月,花尽敛芳徒恨生
蓝曦臣!我这一生撒谎无数,害人无数,如你所言,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,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…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!
聂明玦见他可恶的一面,蓝曦臣见他可怜可亲的一面,世人见他,多是可笑的一面
像他这样的人,无论困在金碧辉煌里,还是逍遥万丈红尘中,必须笑。真的假的开心都是笑。笑不出来了,就没法活下去。)
【聂怀桑:都笑我是糊涂大智若愚锋藏处
一问三不知谁看出】
(大智若愚藏锋处
大巧若拙怀空谷
聂导!!
当初那个少年回不来了。)
大家看望了一眼聂怀桑,聂怀桑用扇子遮住脸。
【魏无羡:任你罚尽千遍此心难束缚
蓝忘机:哪晓窟底夜谈弦绝屠玄武
江厌离:依稀从前莲花湖
江澄:连盏花灯却不复
合:不夜天城慷慨以赴】
(他是想要去赴死的。
   当年的云梦啊。
   当年的情谊呀
   独掌一家 刻骨三毒
至亲五位 余生一人
是非在己 毁誉由人 得失不论)
【金光瑶:侥幸归宗认祖射日做仙督
聂明玦:终究观音像下恩仇封入土
温情:怕只怕救人有术
温宁:穷奇道一误再误
合:名为同道实则殊途】
(不是侥幸,是名副其实。
   聂大他并不是小人。
   只是被逼的。
   该死的穷奇道。
    该死的金子勋
   羡羡你的礼物啊。)
【几多悲欢喜怒
到头来各有所属
合卷之后闭眼再读】
(同道殊途
   殊途同道
魏无羡:做自己便可,何须羡他人。
蓝忘机:忘却机巧心,为谁破雅正。
江晚吟:薄暮将近晚,听闻谁吟诗。
蓝曦臣:红云透晨曦,帝醒臣尚眠。
金如兰:朱砂映金袍,如兰浅幽香。
蓝思追:思君不可追,念君不可归
薛成美:君本成人美,爱憎埋心间。
晓星尘:君本天上星,却为地上尘。
金光瑶:月光洒清辉,小谭似瑶池。
阿. 菁:幼时唤阿娇,菁菁草掩门。
宋子琛;窗外子规啼,骄然如天琛。
温琼林:琼浆一杯尽,月光映玉林。
聂怀桑:幼时怀中笑,窗外桑正碧。
聂明玦:明玉雕成玦,决绝以示人。
江厌离:娇女厌离别,莲坞不再见。
温 情:温柔情不复,炎阳红袍艳。
罗青羊:青绿色温柔,幼羊唤绵绵。 )
【魏无羡:蓝湛蓝湛!你把绳子牵一牵呗。
蓝忘机:为何?
魏无羡:赏个脸,牵一牵嘛。
蓝忘机:好。】
众人听到这里,本是怀着复杂的心情。
但是!没有这么撒狗粮的!!!

评论

热度(210)